首页 要闻 新商业 创咖 新模式 中外商汇 文化科创 经济创新 会客厅 网信盾

女主播称日入过万 揭秘直播的灰色交易

发布时间:2017/2/13 11:02:18 次浏览 来源:南方都市报 作者:彭彬 吴斌 责任编辑:常玉

“哥哥们礼物走起来,刷紫色跑车加微信,只要我有时间就一对一免费视频。”每当夜幕降临,一个隐秘的地下直播平台世界开始苏醒,女主播们像是上班一样纷纷登录上线,各种搔首弄姿,淫言秽语,极尽挑逗之能事,不断让观众送礼物……与此同时,由直播平台衍生出的分享Q Q群、赌博、诈骗等也开始活跃起来,直播平台逐渐成为灰色交易集散地。

在这个世界里,有自己的一套规则,并产生了一系列“暗语”。露骨的“色情表演”行话叫做“开车”或者“福利”,这类主播也被叫做“福利主播”或者“车手”。换取“福利”的则是平台用户送出的礼物———虚拟的鲜花、黄瓜、豪车、游艇,甚至是火箭,行话为“刷车”。这些礼物必须通过人民币兑换。“老司机”则是指资深观众,通过别人刷礼物而获取观看色情表演机会的观众称为“坐车”……

记者历时数周调查发现,许多地下涉黄直播平台为了躲避监管,每隔一两周就会更换一次平台名称。而女主播和观众通过一些第三方平台的联系,可以及时转入新直播平台。而成为主播非常简单,南都记者在其中一家平台尝试正常的简单直播,在短短几分钟内就吸引300多人。

目前,涉黄直播观众繁杂,并有向低龄化发展的趋势。沈阳的一位家长向南都记者表示,其0 0后的弟弟痴迷此类直播,白天上课睡觉,凌晨两三点钟观看直播。“希望相关部门能够对涉黄直播加大打击。”该家长呼吁。

2月12日,记者拨打报警电话,反映多家直播平台涉黄。民警核实记者身份证号等信息后,表示已经通过系统向网安大队反映,如果网安部门受理,会有专人与记者联系。

00后痴迷色情直播

“蜜豆直播女主播涉黄,这都没人管吗?”今年1月9日,沈阳的李女士向记者爆料称,蜜豆、红杏直播、乐秀直播等多家直播平台涉黄。

李女士称自己今年30岁,弟弟出生于2001年,正在读高中。由于父母年龄过大,弟弟跟自己夫妇一起生活。从去年12月中旬开始,李女士发现弟弟李文亮(化名)心不在焉,经常看着手机,甚至在自己凌晨一两点钟上厕所时,透过门缝发现弟弟的房间还有光亮。

没几天,李女士接到弟弟的班主任反映,李文亮经常在上课时睡觉,这进一步加重了李女士的怀疑。一次,趁弟弟不注意,李女士拿过弟弟的手机,发现弟弟手机上装有大量的直播软件。李女士随手点开数个直播,发现这些直播平台均有主播裸露身体,做不雅动作,并不断向观众索要礼物。

李文亮称,自己起初是在一些正规平台看直播,有一次,在一家知名直播平台的弹窗中,看到了色情直播的宣传广告。出于好奇,就下载试观看,才一步步陷进去。

“他们行话叫做刷车,其实就是给女主播送礼物。”据李女士介绍,弟弟看直播的平台,收费方式分为按时间收费和打赏两种。

李女士称,李文亮最多打赏的为跑车,行话叫“刷车”,女主播在接到跑车的打赏后,就开始表演,行话为“开车”。

为了让女主播“开车”,李文亮没少给女主播“刷车”,由于“刷车”积极,李文亮还被一些女主播邀请加入微信群或Q Q群,在这些群中,女主播会提供单独服务。

按照李女士提供的联系方式,南都记者尝试加了一些女主播的微信,这些女主播一般要求先转账再提供服务。其中一位女主播提供的服务价目表为:28元5部自拍视频;68元半个小时的一对一视频;58元可以获得永久观看的“看片神器”。

据李女士统计,自己弟弟迷上直播后,在短短一两个月内,已经花费了两三千元,家人给的生活费以及过年时的零花钱,全部被弟弟挥霍一空。而弟弟之前英语成绩还不错,迷上了色情直播后,成绩有所下降。为了防止弟弟继续沉迷,李女士只能没收弟弟手机。

在和弟弟同学的家长交流中,李女士发现,弟弟并非唯一迷上涉黄直播的学生,家长群里也曾有家长对孩子观看色情直播进行抱怨。

“这些直播会严重危害孩子的健康成长,就没人管管吗?”李女士多次向南都记者表示,自己也知道没收弟弟的手机并不是好办法,对于弟弟的事情,自己现在真的很无奈。

简单注册即可成为主播

按照李女士提供的涉黄平台名称,1月10日左右,记者首先下载了“嗨播”,发现“嗨播”平台必须注册才能观看,注册方式既可以通过手机号,也可以通过Q Q、微信、微博等第三方软件账号进行绑定。

记者注册后发现,当天的主播并不多,仅有5位。其中,有3位需要支付10嗨币才能观看,剩余的两位主播,有一位的画面中,手机屏幕播放涉黄视频,背景还有一张纸,纸上手写着“看片神器加微信××”之类的字眼。

之后,记者又通过一个二维码下载“蜜豆直播”。记者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后即进入安装文件页面,下载安装后,仍旧是要先注册。

这一平台较“嗨播”来说,当晚直播的主播数量更少,只有两位,但是内容更暴露。其中一个直播中,女主播未着上衣。而另一直播中,女主播以聊天为主。但在聊天中,其向观看者透露,这是一个“福利”平台。据该主播称,这一平台刚刚更新,主播还未有太多进驻,陆续地就会增加。

据了解,蜜豆直播早先是免费使用,但不久就要求至少充值10元才能进入直播间。

实际上,各家平台的运营模式大抵相同,都是充值购买价值1元- 200元不等的虚拟礼物用于打赏女主播。

按照李女士提供的下载方式,此后,南都记者又下载了悦橙直播、乐秀直播和桃花直播等多个涉黄直播平台。浏览发现,这些平台的情况和“嗨播”以及“蜜豆直播”大同小异,主播人数数人至近百人不等。

根据这些女主播在表演时透露的个人信息来看,这些女主播成分复杂,口音囊括了近十个省份。这些女主播有的声称自己是学生,因为缺钱而直播,有的声称是为了寻求刺激,还有的声称是为了还债。一位名叫“梦梦求守护”的女主播声称自己之所以做女主播,主要是因为做原油期货巨亏,希望用户能够给予守护,助其还债。

记者注意到,成为主播并不复杂,有的平台在简单地进行注册后,即可以进行直播。

按照主播提供的方法,记者在乐秀直播进行了尝试。发现点击屏幕中间的一个区域后,就可以进入直播界面。在简单地给直播起个标题,并修改封面后,就可以正式开始直播。

直播正式开始后,不断有观众加入,在短短几分钟内,总共有390人进入观看。

随后,记者又试图通过悦橙进行直播,该平台要求主播必须认证后才能进行直播。而要想通过认证,必须要上传身份证正反面以及个人身份信息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如果苹果手机通过官方A pp S tore下载上述A pp,点进去呈现的则往往是正常、合法的直播,而色情直播下载多通过二维码私下传播。

女主播两个平台同时直播

“这些女主播就知道要礼物,其他的啥也不用干,却能挣那么多钱。”李女士认为,这些涉黄平台的存在,除了影响未成年的孩子,也会影响一些爱慕虚荣的女孩加入。

记者在多个平台注意到,色情主播常会用挑逗性的话语央求观众“刷礼品”,比如“礼物不刷,哪里能看闪现啊?”(“闪现”意指瞬间走光)。

在整个过程中,女主播说得最多的关键词是“刷礼物”。一般只有用户集齐1万虚拟币才开始表演,换算成人民币超过1000元。

记者统计发现,女主播和平台的分成比例一般为七三分或五五分。除了平台分成,这些女主播在进行色情表演时,还会邀请大额打赏用户加入粉丝群。加入这些粉丝群时,女主播会收取数十元不等的红包。加入群后,女主播不仅会通知色情表演的时间、平台,还会给这些群用户单独表演。

蜜豆直播上一个名叫“菲姐”的女主播就在线下运营着一个近800人的Q Q社群,并且有固定的管理层队伍,其中标注男性的占到88%,标注90后的占到近四成。

为了扩大收益,一些主播甚至会同时在两家平台进行直播。南都记者曾在两家平台上,同时看到了一位名叫“我是好姐姐”的女主播提供的色情表演。

多位女主播在跟粉丝聊天过程中,透露生意比较好的时候,一天的收入就能达到一两万元。

除了建群,有的女主播还会通过微博进行宣传,前述“梦梦求守护”就是其中一位。南都记者通过微博检索发现,“梦梦求守护”在今年1月13日发布第一条微博,声称“心里难受、别人每天赚那么多,我却欠那么多(钱),等调整好就会播。”1月16日发布微博称悦橙直播解除了对其的封号,警告其不能露太多。1月18日,又称:“梦梦!加油!努力!很快就会把钱还清了。”

目前,“梦梦求守护”微博粉丝数不断增加,在1月23日左右,粉丝数刚突破6000。至2月7日17时,粉丝数已达7099人。

平台打一枪换一个地方

多名行业从业者向记者表示,即使是一些正规的直播平台,目前采取的“鉴黄”技术都还不足以应对,实际上平台采用的办法是“人盯人”。而在蜜豆直播上,十之八九是“开车”的主播,平台运营者的放任或者说蓄意就很明显了。

此前,曾经有观众在微博上举报一个名叫悦橙直播的色播平台,称该平台认证的管理者和巡查者根本就不是睁只眼闭只眼那么简单,而是直接一起观看。

“他们会打游击战,白天不允许任何人直播,下午到晚上两点才开直播权限,里面的主播全是认证美女,无一例外,全是裸播,并且现在还开通了付费收看功能。”这名举报者说。

在记者调查过程中,蜜豆直播、乐秀直播停止了服务。多位观众反映称,这些平台基本上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。以蜜豆直播为例,最早的名称为糖果直播,后又更名为千缘直播。圈内知名的“色播”乐秀曾用名“聚秀直播”。

“这些平台非常隐秘,经常更换,只有众多群友一起跟踪,才能及时发现这些平台的踪迹。”据一位资深色情直播观众介绍,为了及时获取这些色情直播的地址,一些观众还建立起了交流群,随时分享最新的色情直播信息。

前述观众称,这些直播平台也知道涉黄违规,因此非常隐秘。如乐秀等苹果版的直播平台不能通过A PPStore直接搜索。

记者直接在A PPStore搜索这些平台,发现的确搜不到。此外,一些分享群中放出的验证码或下载地址,过一段时间后就会失效。

有用户向记者表示,在一些软件论坛以及黄色网站上,这些色情直播软件也会打广告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尽管这些平台全部都是涉黄直播,但刚一进入直播界面时,都会有相关提示,如乐秀直播平台提示提倡绿色直播,风险和直播内容含吸烟、低俗、引诱、暴露等都将会被封停账号。请大家文明直播。此外,乐秀在主播协议中要求,用户不得利用“乐秀”账号或本服务制作、上载、复制、发布、传播如下干扰“乐秀”正常运营,以及侵犯其他用户或第三方合法权益的内容:包括含有任何性或性暗示的六项信息。

而1月21日凌晨1点,记者发现乐秀直播平台发现共计11位女主播在线,提供的全部是色情直播服务,且在平台弹窗提示时,色情直播仍在进行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一些色播在接到用户举报后,开始转战到正规平台。李女士注意到,1月14日下午,其弟弟所在的Q Q群一位女主播宣布,晚上9点在一个正规直播平台进行直播。当日晚上9点,记者找到该直播房间后,发现该主播对着观众做出各种不雅动作。

衍生出灰色交易集散地

记者调查发现,围绕色情直播,已经衍生出了一条灰色产业链。

一个名叫“玩X直播界”的Q Q群在色情直播观众中小有名气,该群宣称:“花这么多钱给主播刷礼物,还冒着被主播欺骗的危险,为何不选择这里,老司机知道,一个平台绿了(指停播),马上就会有新平台不断崛起。新老司机活跃起来,有福同享,有车同坐。”南都记者尝试加入该群接连数次被退回申请。

随后,记者加了群主,群主称转账10元后才可进群,支付方式可以通过Q Q红包和微信转账。群主的个人资料显示,其今年20岁,故乡和所在地为北京东城区,未注册昵称。记者向其微信转账10元后,成功加入该群。记者看到,该群群成员为1992人,群中不断分享各种直播截图以及女主播直播现场图。此外,该群中还会出现一些色情视频,视频中还会出现一些广告Q Q号,声称可以“约炮”或售卖色情影片。值得一提的是,该群还会发一些色情“闪照”,五秒钟后自动焚毁。

此后不久,群主声称有人举报该群涉黄,影响了群等级,将记者拉入一个所谓的内部群,此后不久,又将记者踢出,重新加入需要5元。

记者注意到,2月6日,一个名为“老司机直播X X”的Q Q群开始向群成员收费,声称交3元可以给办头衔,否则五天内将被剔除。而记者在1月初加入该群后,该群一直没有收费行为。

据一位资深观众介绍,这些收费Q Q群的运行模式是,先通过在女主播色情表演时打广告,将用户吸引至Q Q群中,然后在群中分享涉黄直播平台以及各种色情视频、图片,不断吸引观众。观众数量增加到一定程度后,开始向群成员收费,不交费即被剔除。

记者发现一个所谓的表演群,群成员人数达1800人,处于全员禁言的状态。而群管理员不断在群里发布广告称,把该群号转发给五个群后,就可以免费拉进V IP群中,提供各种免费表演,以及所谓的同城“约炮”服务。

一位曾经转发至5个群的Q Q用户向南都记者表示,这些所谓的V IP服务,都是发一些交友平台的软件,根本就没有所谓的V IP群。

此外,一些直播间弹幕中的广告,下载后为赌博网站。而在主播群体中,有男主播也在夜间上线,在蜜豆直播上通过加微信发红包的方式,出售刮刮乐彩票,并现场开奖,不断宣称有人中了大奖,让大家赶快参与。其中一名刮刮乐主播在自己的朋友圈里晒出了自己2016年的“业绩”———他这一年一共收到了11.4万个红包,总金额高达127.4万元。

伴随“黄与赌”出现的还有纯骗子。这些人在直播平台上“卖门票”或者“卖车票”,号称微信群内有“表演”,门票10元就可以加群,吆喝着“马上开场”,但加了微信、转了账后就被果断拉黑。

“哪个人没被套路过,没被骗过?”一名蜜豆直播上男性主播称。

律师说法:平台应完善主播身份审核及信息内容发布审核机制

北京著名律师张新年表示,直播平台应完善对主播身份及其发布的信息内容的审核机制,但在实际操作中,确实无法做到并保证平台上所有的信息都是无害的。

张新年强调,如果直播平台上的表演内容被认定为淫秽信息,则相关方涉嫌行政违法乃至刑事犯罪,应视情节之轻重,追究相应的法律责任,如果散布淫秽色情信息构成犯罪的,依照《刑法》的规定追究刑事责任;尚不构成犯罪的,依照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的规定予以行政处罚;对经营性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,应由发证机关责令停业整顿直至吊销经营许可证,通知企业登记机关;对非经营性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,应由备案机关责令暂时关闭网站直至关闭网站。

“这些平台传播淫秽录像涉嫌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,情节严重的构成传播淫秽物品犯罪,具体根据是否以营利为目的,情节是否严重等区分。”北京金典律师事务所王卫洲律师向南都记者表示,观看淫秽录像责任目前没有治安管理和刑法方面的规定,但观众如果将淫秽物品复制、传播则性质发生了变化,成为了传播行为,若情节严重,或以营利为目的也构成犯罪,一般情况下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予以处罚。

对于网络传播信息内容的管理,张新年指出,网络直播平台与传统媒体平台明显不同,监管上存有一定难度,需要文化、公安等部门加强协作,建立与网络内容传播的特点相适应的监管体系,才能有效遏制此类违法犯罪现象多发常见之态势。

相关资讯

  • 共享单车已现市场“阵痛”第二梯队“冲”进战局

    事实上,带来的“阵痛”已经显现,这么多颇具竞争的共享单车涌现,除了有效地“瓜分”原有的市场和用户外,更甚的是,它们作为后起者的优势,慢慢成为改变共享单车玩法的“拐点”,多次给了摩拜、ofo两大巨头“重重一锤”。

    2017/4/16 11:00:54
  • 摩拜单车成了诈骗工具,岂能仅指望用户擦亮眼睛

    网信盾高级研究员梁长玉认为,摩拜单车不能指望用户擦亮眼睛,而应该指令运营维护人员,在摆放、整理所负责区域的摩拜单车时,及时消除单车上的骗钱二维码。

    2017/2/17 18:33:21
  • 摩拜单车承诺用户7天内退押金 却花了2个多月

    摩拜单车退还押金难如登天?日前,有网友反映,在年前就申请了摩拜单车退还押金299元,摩拜官方承诺会在2至7日内退还押金,然而过了2个月却迟迟没有等到退款,多次联系摩拜客服也未果,最终通过工商介入才如愿收到退款299元。

    2017/2/16 18:14:57
  • 优步联手“悦木之源”,鼓励情人节说“我爱你”

    情人节来了,一直以创意营销闻名的移动互联网出行平台优步中国(Uber),联手雅诗兰黛集团旗下高端植物护肤品牌悦木之源(Origins),将为上海乘客带来“探索我爱你的真实力量”主题车,鼓励更多的人勇敢说出自己的爱情主张。

    2017/2/10 17:31:27
中国网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,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重点新闻网站。本网通过10个语种11个文版,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,是中国进行国际传播、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。

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中国网”的所有作品,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

电话:0086-021-61527354

合作:0086-18616818313

视频:0086-15821100168

投稿:0086-18621801168

监督:0086-17898828970